她的柔弱,但是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7-06-18 10:40

L是在杜甫草堂那里等着我们的,由于急着去物流中心去运重庆那边过来的物资,我们之间并没有人介绍,但是W记者喊过她名字的时候我是有感觉的,那名字我在党大哥的博客空间里见他提到过,依稀记得应该是个志愿者的吧。到了物流中心,她一一查看了捐赠的目的地和包裹内的物品明细,指点我们该装哪件。男生有四个人,一个摄影记者,一个卡车司机,能干活的就只有我和小车司机了,不过我们配合的还不错,很快就把一卡车的东西装好了。那时候,我留意了一下L,她第一次俯下身去系鞋带。

L留着一头过肩的长发,身穿一件黑色的大过半身的棉外套,牛仔裤,休闲的鞋子,很简洁也很朴素。车队出发了,我们坐在一起的时候方在W记者的介绍下互相认识了。一路上,她向我讲起自汶川地震以来她所经历的故事,我是被她一路感动着去了银杏乡的,到了映秀镇的时候我们下了车在雕刻着“震中映秀”四个大字的石头前留影,那时她第二次系了鞋带。

第三次系鞋带是在彻底关,那时候我俩已经很熟悉也很默契,我们一起进到老乡家里去看灾情,就在那瓦砾间穿梭的时候,我想问她怎么会老是系鞋带但碍于是个女生还是没好意思。

回来的一路上我们依旧是有聊不完的话题,经济、政治、金融危机、后来还聊到哲学,她的语速总是不紧不慢的,时时展示出她的从容与淡定。晚上8点多的时候我们在都江堰吃晚饭,洗手的时候我看见她鞋带还是散开的,我再也忍不住了问她为什么鞋带总是会开,她的回答让呆立在那里良久由惊愕转而是敬仰。

她说她十年前就该死了,医生说她的脊髓瘤是挨不过三个月的,但是她顽强地活下来了,不过手术后手指从此没有了力气。我说她是活在精神世界里的,是大悟的人,她笑了。那天晚上分手时戏言我们是同类,我想我会记得她一辈子的,因为她是5、12地震的当天起一直奋战到现在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志愿者其中的一个。在我眼里,她是那么的柔弱,但却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