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知道我们这次要去的小山村就是这个地方

发布时间:2017-06-18 10:42

 我并不知道我们这次要去的小山村就是这个地方,当我知道这地方叫了这么个名字的时候方才领悟这不伦不类的名字会是个地名,只叫那W美女记者大呼这名字不吉利。彻底关,汶川县银杏乡的一个偏远山村。我只记得出了成都,经过都江堰,沿岷江而上,一路颠簸,翻山越岭,从早上9点跋涉到下午4点多方到了那里的。那小山村就在一条峡谷中,前后都是崩塌的山,中间有一条河我估计是岷江的支流吧,地势险峻,彻底关这个名字也许就应了这地形而由来吧。

房屋是大面积垮掉了,只剩一座二层的小楼,看来当初工程质量还不错。村民们从废墟中清理出木料,简单搭起来,然后上面和四周用油毡纸围上,这就是他们现在的居所了。江边靠后山那里还有两座民房,不过看不见了,彻底被垮塌的山体埋没,人们没有去清理也无法清理,那里面至今还埋没着村里的十一口人。

据村里人回忆,5、12当天,通往外界的公路全部被垮塌的山体阻断,房子塌得一塌糊涂,村里300多口人连死带失踪有30多人没了,村干部带领大家掩埋了死者,后来干脆是冒着数次余震和泥石流的危险翻山越岭到了汶川县城,方得安置。更可恨的是,后来抢险的队伍到了村前的时候误认为坍塌的山体后面没有了路,是自然形成的山,结果那里与世隔绝直到9月26日才有人发现那里还有村庄。等他们按照规划返回村里,原来废墟里埋着的还可以使用的东西全部都被偷光了,现在他们是彻底的什么都没有了。通往村子的那条公路也不过是一个星期之前才抢通的,电是3天前通上的。

当我们的车队驶进村子,全村的人早已经等候在那里,我不敢正视那老人和孩子们期盼的目光。村主任看上去很瘦弱,一脸的皱纹里写满了苦累,握着我的手的时候眼里噙满了泪水。那一刻我深深体会到社会的关爱远比带去的物资更重要,他们太希望能有人去看望他们了,哪怕是和他们聊天,他们的心灵上实在是承载了太多的苦难和创伤,又怎能去面对被遗忘?

到底还是W记者有经验,崭新的棉被要村主任提供名单来分,于是各组的组长拿了名单分别来领取,秩序井然。在确保每户都有发放后剩下的家里有老人、孩子、地震中伤残的可多领一套。衣物也是按人头平均搭配的,村民们都很守秩序,那时候我已经不去关注他们发放了,自顾进了一户人家去看看居住的状况。那里的方言我听不太懂,但也大致听清楚了一些情况。

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停留,于是告别了乡亲准备离开。就在那一刻一位老妇死死抓住我的手,要求我再给她一套棉被,说的话我听不太懂,不过意思表达是她回来晚了按照她的条件还应该再领一套的。我和一个志愿者朋友试图去找村主任询问刚才剩下的那几套是不是可以拿出一套,但是早已经不翼而飞。W记者示意我们不要干涉他们的村务,我知道她之前去过很多地方发放物资,很有经验的,瞬间领略了残酷,拉着那自愿者朋友逃上车去。

车子缓慢地爬行在蜿蜒曲折的山间,天渐渐暗了下来,只是那老妇人干瘪的双手,企求的眼神刀一样刺痛我的心。